相关文章

在“核心期刊”评选的背后,存在着复杂的 利益格局

在“核心期刊”评选的背后,存在着复杂的 利益格局

近日,《商场现代化》被举报从2004年进入核心期刊目录起,4年内版面费收入就以数千万元计,现在从核心期刊的序列中被刷掉,《商场现代化》的编辑告诉记者:“如果我们以后有机会再成为核心期刊,我们的价格还会升回去的。”在“核心期刊”评选的背后,存在着复杂的 利益格局。

论文版面费问题,早已是公开的秘密。《中国青年报》揭开“核心期刊”评选背后的利益格局 ,让公众了解到市场上流行的核心期刊目录,都不是“国家标准”,而是民间机构自行评选的 产物。国家新闻版总署官员“核心期刊评选与政府无关”的表态,印证了这个事实。

核心期刊多如牛毛,一些核心期刊靠收取版面费维持生计,让人对中国的论文质量产生了怀疑 。这反映出的问题是什么?用建筑理论的“用”与“非用”,可能更有助于回答这个问题。时 至今日,没人否认建筑是艺术。然而,有些人为了追求建筑的艺术美,以奇形异状为美。近年 来国内修建的一些大型建筑,也没能免俗,不管是奥运会的主场馆“鸟巢”还是央视的“大裤 衩”,外形都够奇特了。设计师优先考虑建筑外形的美观,室内设计退居次要地位,反映出当代建筑思潮“用”与“非用”的变化。建筑的“用”究竟是外观的好看,还是内部使用的实用,需要辩证看待。颠倒了“用”与“非用”的关系,将“非用”当成了“用”来强调,最终是对建筑的异化。同样道理,学术期刊是靠内容取胜,还是靠招牌取胜,归根结底也是个“用” 与“非用”的关系。刊物是成灾科研信息的载体,离开了内容,它不过是一叠白纸。也就是说 ,学术期刊的“用”,在于其刊发论文自身的质量,其“非用”部分,是其名称和其他评价因 子。遗憾的是,时下我们评价体系被颠倒过来,学术期刊的招牌成了人们哄抢的对象,至于刊物的内容质量,相对不大重要。正如人们所抱怨的那样,评职称、申报课题时,专家们在乎的是你发表论文刊物是不是核心期刊,是哪一级别的核心期刊。刊物的牌子响亮,一切就好说。

评价科研论文,阅读论文本身的质量,而不是只看论文发在哪个级别的刊物上,是对科研的最大尊重。这是科学研究真正的“用”之所在。混淆了核心期刊和论文的“用”与“非用”的关系,惟刊物级别而论,最终必然导致形式主义。核心期刊评选的内幕,暴露出核心期刊的“招牌”实际上可以用金钱和关系交易。一个有真才实学的人,不管在哪个级别的单位,都可以发挥出长处;一个无才之辈,可以凭借关系窃取不错的单位甚至是高位,当但他绝不可能因此改变自己的社会贡献。人的“用”与“非用”无法改变,论文的“用”与“非用”也是如此!

“放开刊号,让学术界自由办刊。”禁止评选核心期刊,让市场自行评价学术研究的成果,摆正学术期刊和论文的“用”与“非用”关系,当是当务之急。